精密无缝钢管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精密无缝钢管 >

曾经高晓攀让女人爱上了相声如今门下偶像相声

发布时间:2021-09-26

  很多年以前(我不愿曝光年龄),对于相声我觉得就是一群大爷的事,或者说是上了年纪才能去听得相声。直到2015年看春晚的时候,在小品《小棉袄》里面,冯巩,张小斐,高晓攀,尤宪超一起主演。当年只认识冯巩,并不认识高晓攀。冯巩的出场依旧是那句“我想死你们了”,大家依旧欢乐如旧,后来尤宪超出来了,一出来就说了一小段的相声,觉得这个小伙子虽然胖,但很灵活的感觉。后来网上就有报道了,高晓攀跟尤宪超居然是说相声的!

  多年未关注过相声的女人们纷纷开始关注相声了,因为出了一位偶像相声高晓攀,高晓攀打破传统相声,在相声里加入了很多当时发生的娱乐新闻,时事新闻,一种新鲜感扑面而来,当然女人喜欢,大多是因为长得也够帅。高晓攀的酷口相声算是对相声有些改变,现在很多的相声演员也开始学习他的风格。

  在2017年春晚的时候,高晓攀跟尤宪超的《姥说》也特别的吸粉,一个老生常谈孝顺的话题,在他们的口中表现出异常的好感。回头看着疲惫的父亲,辛劳的母亲,心中说不清的感觉,好像我们的早饭都是在抱怨中吃的,甚至很烦母亲得唠叨。父亲是一名木工,每年年前都会修理下家中的桌椅,然后很期待过年的到来,我呢,总是搬个小板凳,站在旁边看看自己能不能插上手,倒不是多孝顺,小时候总喜欢动手。看了这个相声,觉得我们忽略了很多了,对待长辈孝顺不能等待!

  但是在后来的综艺节目《相声有新人》中,张国立的一句话让网友起了纷争,高晓攀的《一座城》让张国立说“刚才我实在有些困了”。这对于高晓攀的点评确实有点过了,也有人说高晓攀江郎才尽,现在的高晓攀不想做一些带有X暗示的段子,也想真正改变相声,于是在相声小品中会加入一些诗词,一些很多人平时接触不到的名句,导致了热情欠缺,观众开始不买账了,但是真正喜欢的人还是会喜欢,也会因为他说的名句而去查意思。

  传言高晓攀在舞台上带给了很多年轻观众的欢乐,但舞台下却经常去看心理医生,每个行业都有他的辛酸,背后的辛苦都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。在《有相有声》中高晓攀最后问尤宪超“我不知道说什么了”拿起一本书开始读了起来。

  高晓攀是逗哏的,尤宪超是捧哏的,有人采访过高晓攀,是不是他更难一些,所以钱赚的多,人气也高。高晓攀直言捧哏的实际上更难一些,两个人都是幽默的人。逗哏的确实更容易受到关注,名气也更大一些,很多捧哏的在舞台上总是被逗哏的挤兑,这倒不是逗哏的不好,可能传统的这些遗传下来了。

  捧哏的在舞台上配合着逗哏的,观众看着笑了,但是对于他们的亲人,真正喜欢他们的一些人,却觉得很心酸。觉得为什么我喜欢的人要在舞台上做一些滑稽的事让别人笑。对于他们难道真的愿意这样吗?可能只是因为喜欢相声,但是相声就是让观众乐的,所以他们做出了很多的牺牲,也有很多的喜剧演员在下台之后是不愿意说话的,更不愿意说幽默的话。相声在北京很火,对于北京印象最深的就是长城,故宫,后海,还有就是相声了。

  九年之前在北京的双井站待过,虽然之前对北京有很多的幻想,但在去的那一段时间改变了我的想法。在北京生活的好朋友多难,在北京的地下室住着,连房间的气味都是出不去的,感觉没有氧气,这对于追求自由的我有些茫然了。后来看着朋友从地下室搬到了一个老旧小区的顶楼6楼,这已经算是有一个正常的地方了,最起码有自己的卫生间,厨房,晒衣服的地方。我住了一段时间,期间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废人,因为在北京找工作太难了,后来就做了导购,时常被骂。朋友喜欢相声,但对于出了房租连生活都困难的我们,更别提去看什么相声了。就这样,我放弃了,很没用,承受不了压力,回南方了。

  这两年突然的怀念很多人,很多曾经对我有帮助的人,北京的小玉姐姐是我一直都喜欢并且想见的人,我们经历了最困难的时期。她在北京工作了十来年,嫁给了一个内蒙古的小帅哥,十一月的时候,特别想去北京,想看看我们以前住的小区,想看看曾经她喜欢的相声,现在自己也喜欢上的相声。但是由于她的个人原因没来得及一起看,我就一个人去了嘻哈包袱铺看相声。

  我发现虽然已经长大,却还是有点傻,我以为去了嘻哈包袱铺就可以亲自看到高晓攀演相声,却发现没有高晓攀,邻座的阿姨说“他现在多大腕啊,怎么可能在这表演相声”。我有点能理解,毕竟票价在呢,我当时在心里还想挺便宜的嘛。进去之后,看了开场的竹板,亲自开始感受真人相声,到后来出来了两位相声演员刘玉钊,孙超。他们当时说了一段带有娱乐新闻的相声,上来就发现了一位忧郁小帅哥孙超,笑的不多,在最后谢幕的时候也是印象很深,不说多话,一个人站在舞台的最右边,不争不抢,很低调。

  回来之后搜索孙超,才发现这个小伙子也是一位有能力的孩子,在第七届《北京喜剧幽默大赛》中跟刘玉钊一起拿了冠军。在比赛中《租房租房》的笑点更是让人一分钟都不带离开的,有很多的包袱,经典。“中介地图可能拿倒了”“拆了 拆了 拆了 ”,“把这当作业给学生留下去了”“我写那是小广告,现在孩子写了,这是作文”,“来了一位租客,不太理想,男的”“哥,那哪是不太理想,那是不能满足你的非分之想”,“女的,白”“那可能是贫血”,“叫折寿”“叫作死不好嘛,这彻底啊”,“你瞧瞧,这模样,还深V,,,多深啊”,“耗子,蛇,老鹰”“这养了一食物链啊”等等,几乎每句话都能成为经典,笑出你的两块腹肌来。

  用牛群老师的话就是“刘玉钊把最响的包袱变成最贯彻的包袱”。这会打架的舌头和出神入化的演技,让观众爆笑连连,他们也得到了姜昆老师的极度力挺,刘伟说后生可畏啊,大有爆火之势。

  刘玉钊出道比较早,有很高的基本功,舞台的把控能力也很强,年纪上来了,台风也稳,当时看到孙超的时候,总觉得这个小孩这么小,能做好捧哏吗?但是不管是在视频上看,还是在现实中看,他都有一种很稳的感觉。在相声《租房租房》中刘玉钊说出中介给出的房屋时,孙超及时说出了这些位置,又结合了之前的相声,发现相声演员不是什么只会搞笑的人,他们的地理要好,历史要好,戏曲要懂,,,,

  孙超1996年6月1日出生,毕业于中国北方曲艺学校,在天津的南开区,孙超在那里度过了整个青春。再翻看孙超的微博,写得最多的就是自己很累的心情,很知足的心情,养了一条小狗,只想着狗能健康的陪着他长大。有很多照片,但没什么笑的照片,不过确实不笑比笑起来拍照更帅一点。对于他没有更多的了解,只是看着说相声的时候很喜欢,为人也喜欢,低调的好像除了说相声就不想站在人群中一样,有喜欢的,了解的,欢迎补充啊!